沐足买几个钟才会跟你出去

<acronym id="2mmya"></acronym><rt id="2mmya"></rt>
<rt id="2mmya"><optgroup id="2mmya"></optgroup></rt>
<tr id="2mmya"><xmp id="2mmya">
<tr id="2mmya"><optgroup id="2mmya"></optgroup></tr>
第一個站內站

第一個站內站

回憶雙星 | 藝術匯 展評



理查德·塔特爾:回贈

木木美術館/北京

2019.3.16 – 6.16


理查德·塔特爾:雙拐角與有色木

佩斯北京/北京

2019.3.16 – 4.27


理查德·塔特爾(Richard Tuttle,1941年生于美國新澤西)在北京的雙空間個展,如行星和它的衛星般懸浮在我的腦海中,在距離展覽開幕的兩個月后,它們一同轉動到距離意識核心較遠的曲面上,也因此,我獲得了對它們最佳的觀測點。-美術培訓


 

木木美術館展覽現場


位于木木美術館的展覽“回贈”,它的內部是一座異形迷宮,迷宮的中央是一小塊恬靜的類正方形空地,那是藝術家同期在自家畫廊開幕的個展“雙拐角與有色木”,它們之間僅隔一條797街,和一座被臨時征作停車場的廣場。當我試著在記憶中重新探訪一次“回贈”,迷失在一個又一個轉角,好不容易走到中間的空地歇個腳,驚覺“雙拐角與有色木”竟在我眼前浮現,后又成為我尋找出口的指引。-毛筆書法  


 

被憶起的、腦海中的展覽,一定不同于展覽實體。既然創造藝術是在“創造”,按照藝術家的話說,“體驗藝術也是在創造”——對我而言,體驗、是預備喚起記憶的過程,當記憶沉淀、重新折返,回顧體驗的過程更是在“創造”;塔特爾的藝術,也因此成為為了喚起關于某種體驗的記憶的“創造”。-幽江獨釣 


 

木木美術館展覽現場


由于折返而察覺到的記憶稀薄,甚至那種在發現的一瞬間便可遺忘的事實,使得我意識到:塔特爾作品所創造的關于體驗的記憶,一旦不以某種莊重的形式被提起,也就無足輕重了。如何不被憶起,而能夠反復體驗“發現”的樂趣;或者,如何以一種莊嚴的形式喚起細微的體驗,似乎是他看待藝術的方式。這對“雙星”,便能從不同角度加以佐證。-中國工筆畫精品課程  


 

展覽“回贈”被策展人王宗孚將藝術家共一百件作品劃分出33個“叢”,每個“叢”包含三件作品?;コ芍苯堑膲Ρ跇嫵傻摹皡病?,成為迷宮中的一個個轉角,涌入展覽中的人流被“叢”沖散后流向各個角落,又在下一“叢”匯聚。記憶中,我隨著人流撞擊在不同轉角之間,堅實的白色墻壁和美術館固有建筑結構,諸如樓梯、水泥柱、門窗,便在視覺中凸顯出來。塔特爾纖小、細弱的作品成為了關于空間的標識線索——盡管它們不指示具體目的地,更像是為了指向空無之物存在。-中國工筆畫 


 

木木美術館展覽現場


步入展覽,人總是滿懷期許,抱著去收獲的心情,總想要帶走些什么,但是“回贈”卻似與題目的所指相反,這里的作品沒有呈現某種景觀、沒有對于觀念的展示、沒有緊跟時代潮流的技術表現,反而讓人像無頭蒼蠅一樣,在不同的格子間亂竄。-畫畫零基礎培訓班 


 

當我不再像個索取者那樣貪婪的四處走動、鼻孔里喘著粗氣、不安的轉動脖子,而是在腦海里放慢腳步、漫游其中,竟逐漸發現一些美妙場景。-成人美術培訓興趣班  


 

展覽的主展廳,即布置了塔特爾在北京駐地期間創作的“特定地點藝術”(site specificart):千百個鋁帶被扭轉后,由鋼絲連接在一起,再懸掛在一二層之間,與八層棉布疊砌而成的墻面裝置組成《繁星論》(2019)。鋁帶呈波浪形交織懸浮在空中,成為捕捉光線的大網,勾連出不斷移動、絲絲縷縷的光線,就像漁網上殘留的魚鱗那樣,再倒映在起伏的白色墻面上。-牡丹畫培訓  


 

《繁星論》2019年 木木美術館展覽現場

 

我們通常很少這樣欣賞鋁帶——如此平易的材料,經過簡單的扭轉動作后,竟反射出如此細膩的光線,隨著時間的推移,這些光線停留在空間各處,倘若有風穿過網間,便在空氣中漸次振動。一二層圍繞《繁星論》布置的作品,如同被大網捕獲、或是待捕的魚群,在水面中浮潛,擁有一種不穩定的面貌;所有這一切,在體驗的過程中,我都未曾知曉;回顧體驗,讓一切都變得鮮活起來。-培訓班國畫


 

“回贈”中的“特定地點藝術”還包括分布在美術館不同展廳中的手制瓷磚作品《地生》(2019)、更早前創作的系列作品《金屬線》與《線》(1990)、曾于1975年在惠特尼美術館展出的作品《字母》(“26個”系列,1967)——根據藝術家的意愿,此次展示形態由美術館工作人員決定——以及塔特爾另一件廣為人知的作品《紙八邊形》(最早在上世紀70年代展出)······大量可見垂掛、支撐、包裹、彎折等身體動作,它們以臨時的狀冒、意欲藏匿空間之中的姿態,叫人迷失在一個又一個逼仄甬道的岔口。-國畫培訓課程



就在一次又一次的試錯后,佩斯畫廊的藝術家展覽“雙拐角與有色木”,如同一塊修剪得一絲不茍的方形草坪,成為“回贈”途中,不言放棄的褒賞?!半p拐角與有色木”為展覽分隔出的一層規整空間,使用了與“另一邊”完全相同的直角展墻,將那些不經意的物件,煞有介事固定在其中。無論是通過不斷打磨木片表面、讓它在墻面上發出低弱的光暈;或是不甘于僅只存在于一維空間,而攀附在夾角之間······一切可能的干擾因素被剔除后,樸質材料間的組合,成為其必須存在于理想空間中的理由,就像把一首首詩編入一本書,承載的物質和文字符號的所指,都成為了一種必然,它們等待人的手去觸摸,就像“雙星”等待人的重新登陸。-國畫培訓入門  


 

從塔特爾輕微、不經意般的作品,到2014年受泰特美術館渦輪大廳委托創作的長達24米、高達12米的大型裝置《我不知道,纖維之語的交織》,他善于利用作品的規模并將這一元素編織進展覽環境,強調了作為場域的藝術和作為語境的藝術之間強大的相互聯系。在這些輕與重、大與小、穩定與振動的對比中,位于佩斯畫廊的“雙拐角與有色木”是一片理想的秘地,在具有黃金比例的空間尺度中實現了“莊重的被提起”,這既是藝術世界中趨于永恒寧靜的美感,也是現實世界中帶有理想色彩的抽象模型。-工筆花鳥畫培訓



2014年理查德·塔特爾為泰特創作的渦輪大廳年度項目《我不知道,纖維之語的交織》



cache
Processed in 0.017824 Second.
沐足买几个钟才会跟你出去
<acronym id="2mmya"></acronym><rt id="2mmya"></rt>
<rt id="2mmya"><optgroup id="2mmya"></optgroup></rt>
<tr id="2mmya"><xmp id="2mmya">
<tr id="2mmya"><optgroup id="2mmya"></optgroup></tr>